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XD

主双英,耀朝,副米英,仏英。
(其实是个all英党)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高三狗一只。

一个双英脑洞:玫瑰战争

by熠加

·aph同人文
·常异色双英
·历史向脑洞

双英的玫瑰战争:

亚瑟是红玫瑰(兰开斯特家族)
奥利弗是白玫瑰(约克家族)
打了大约三十年

一开始
亚瑟就被打趴了
(“噢亚蒂,看看你可怜的样子。”
“我敲里吗。”)
然而,亨利六世的王后玛格丽特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被娘家――法国王室奶了一口之后
亚瑟活捉了奥利弗
并给他一顶纸糊的王冠以示羞辱
(亚瑟:食我麒麟臂,教你做人)
并处死约克公爵和上千名士兵

然而大杀特杀之后必定会有义士【划掉】报应
人在江湖走,死仇太多总是不太好的
该拉拢拉拢,不要逼人太甚哈

so
英格兰东南部的封建主被这大规模杀戮推向奥利弗一方
约克公爵的大儿子爱德华(爱德华四世)招兵买马

1461年3月
陶顿战役
亚瑟虽然有两万多人的军队,可以吊打奥利弗
结果妖风大起……
亚瑟在逆风处……
被吹成傻逼……
亨利六世就这么撒手人寰……
玛格丽特:溜了溜了
她跑去了苏格兰……
(亚瑟: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得不说,奥利弗在国内建设方面比亚瑟更出色
爱德华四世在位的二十余年里(1461~1483),英国经济有了突破性发展

然而他死后,他的弟弟格洛斯特公爵(理查德三世)篡位
开始新一轮大杀特杀反对他的贵族

然后我们的亚瑟小朋友有了见缝插针的机会
(“你以为我会把英格兰让给那个粉毛小疯子?不可能。”)
兰开斯特家族的旁支亲属亨利·都铎(亨利六世的侄子)
重返英格兰
双方在博斯沃思原野上决战
理查德三世被乱枪刺死
(亚瑟:我让你得瑟。
奥利弗:我错了。)

亨利进入伦敦,成为亨利七世(如果我没算错,他应该是伊丽莎白一世的爷爷)
从此,英国进入都铎王朝

为了缓和两个家族的矛盾
亨利娶了约克家族爱德华四世的长女伊丽莎白为妻
(亚瑟:和你握手言和真令人开心【用力】
奥利弗:哎呀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用力】)

玫瑰战争就结束了。

End

想你的365天

by熠加

·aph同人文
·常异色双英
·建议音乐:李玟《想你的365天》

亚瑟只身前往美国已经十一个月了。他在去年圣诞节的那天淤青着眼角登上开往大洋彼岸的船。那时正值黎明,红色的太阳把水面和云朵染得像盛开的花。

亚瑟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我们是柯克兰集团总裁的儿子。但亚瑟对继承公司毫无兴趣,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父亲,最后他们俩大吵一架,亚瑟摔门离去时差点带翻我刚装饰好的圣诞树。

三天后,亚瑟就走了。他为了避开父母特意起了个大早,只有我送他去码头。

我告诉他,记得给我寄明信片,明信片可以是春天的风、夏天的叶,也可以是秋天的南瓜、冬天的雪。不过这个混蛋好像忘记了,尽管我每天都去翻邮箱,除了公司的公文和杂志外什么也没有。

好在他还会给我打电话。他在离开英国的第90天终于想起他还有个可怜的要继承公司的双胞胎弟弟,大发慈悲地打了电话来。我迷迷糊糊地从被窝探出一只手,门外早起的母亲打开客厅的灯,暖黄色的光透过门玻璃,一切都舒适得不真实。
“你还没醒。”他轻笑。
我怀里搂着他以前总抱着的泰迪熊。泰迪熊毛茸茸的,我忍不住搂紧了一些。

我枕着手机睡着了,等我醒来时,攥着手机的那只手又酸又痛。我想给他回拨,电话那头却久久无人接听。我失望地挂了电话,却无意中发现来电记录里根本没有亚瑟·柯克兰。

第150天,我在收拾房间时翻出一本相册,里面有我们俩小时候的生日照。那时我们正在换牙,笑得傻兮兮的。我兴致勃勃地把照片拍下来发给亚瑟:
“你小时候真是丑爆了。”

我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毫不留情地反击“明明是双生子,我丑的话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可三小时过去了,我房间都收拾好了,亚瑟也没有回消息,照片旁显示的“未读”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我只好再加了一句:“我错了,你挺可爱的。”但又觉得这句话有自恋的嫌疑,赶紧撤回,这样亚瑟就永远都看不到了。

第240天,雨孤零零地打在窗玻璃上,我因为骑车摔伤了腿不得不窝在床上,手指噼里啪啦地在笔电上敲会议文件。我已经可以在公司独当一面了,我觉得我在工作方面越来越像一个成熟的老板,我的爱好甚至也从和朋友出去疯玩变成坐在扶手椅上看财经频道。可有一样是不变的,我依然思念我的亚瑟,睡觉时我还是搂着那只泰迪熊,感受它的温度。

我和亚瑟的距离太远了,隔了一个大西洋。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在同一个星球,我们还在一个圆圈中。

我们总会有相见的那一天。

第320天,公司的女孩子对我表白,我本想婉拒她,然而话到嘴边却莫名其妙变成了夹杂着愤怒的斥责。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那名可怜的女孩吓得瑟瑟发抖。

我心里都是他,没有别人的位置了。从我出生,到我死,我的身边只能是他。

圣诞节那几天伦敦一直在下雪,颇有气氛。我陪母亲去逛商场,路过针织品店的时候我看中一条格子围巾,就拉住母亲,拿着围巾在自己身上比划了:“这个样式怎么样?”
她温柔地微笑着:“很好看,奥利,你很适合――”
“嗯哼,我是要送给亚瑟的,”我眨眨眼,“我戴好看的话,亚瑟肯定也会喜欢。”

母亲的微笑有些破碎。她看着我买下围巾,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开口:“如果亚瑟不回来了呢?”
我噗嗤一声笑了。
“他一定会回来的。”

亚瑟不在的第365天,大街小巷放着欢快的圣诞歌,我挽着母亲的手,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公交车突然失控,向我们冲来。

车上的乘客在惊呼。一声巨响,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被抛了出去,母亲尖叫着,跑到我身边。

我在人群里看见了亚瑟。他穿着他走时的那件衣服,看着我。他终于回来了。我的视线变得模糊,我恋恋不舍地望着他,然后合上双眼。

365天前,亚瑟在去码头的路上永远地离开了我。他倒在路中央,鲜血像盛开的花。

365天后,思念的线终于再次把我们交织在一起,我可以安然入梦。

转眼又是一年。

End

熠加:那句“你还没醒”是有深意的,暗示奥利弗一直在亚瑟还活着的自我欺骗中不愿意醒。嘛……大家圣诞节快乐,最后他们好歹还是在一起了!【顶锅跑】

呐,你要死了哦

by熠加

·aph同人文
·常异色双英
·神奇的剧情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面临一道难题:我活在现实中,还是梦里?
现在我确信这是可怕的现实,因为当我斩断了邻居的首级时能听见美妙的咔嚓声,挖掉了楼下小女孩可爱的蓝眼睛时能感受到她绝望的颤抖;我跌跌撞撞地跑出浸了血的公寓楼,却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伸出残缺的双手对我笑,乌青的嘴唇开开合合:
“呐,亚蒂,你要死了哦。”
他的声音是那么刺耳,刺耳到像金刚钻一样划破空气,眼前的空间像被撕裂的海报一般绽开,黑得深不见底。

我猛地睁开眼睛。

还好,是梦,只是一个太过真实的噩梦。现在刚刚凌晨一点钟。
脸颊传来另一个人温暖的触感,他睡眼惺忪地看着我:“怎么了?”
“没事,奥利。”我轻轻帮他掖好被子,“只是一个噩梦。”
“呐――一个什么?”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和梦中一样尖锐。
我猛地睁开眼睛。
天已经大亮,而我身边空无一人。

我拍着自己的额头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亚瑟·柯克兰,23岁,W大学灵异研究社的副社长,本周五之前要给社长上交一篇第二人格测试结果。
我理了理头发。我终于想起来奥利弗是我的第二人格,但是自从我唤醒他,我的生活就乱了套。我疲倦地洗梳吃饭,在走出家门前对着镜子给自己一个微笑。

“呐,亚蒂,你要死了哦。”

这个声音是那么狰狞,说这句话的人好像天生扯坏了声带一样。我甩甩头安慰自己,这些只是昨晚没睡好的幻听。
我拉开门,对正在门口整理走廊里的杂物的邻居报以早安的问候。
然后我拿起他身边放着的切排骨的铡刀截断他的头,“咔嚓”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动听。
那么这是现实,还是梦呢?
我毫不在意我满手的鲜血,心情愉快地下楼。
我看见楼下的目睹了一切的小女孩可爱的蓝眼睛里溢满了惊恐。
“让这么漂亮的蓝眼睛蒙上恐惧是我的疏忽,小姐。”我的指尖一点点陷进她的眼球。“所以,要保持美丽的微笑哦。”
她颤抖着,然后咽了气。
我走出公寓楼,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伸出残缺的双手对我笑:
“呐,亚蒂,你要死了哦。”
我努力地看清他的脸,是奥利弗,是他在对我笑。
“呐,亚蒂,你要死了哦。所以说啊,到底哪一边是现实,哪一边是梦境呢?到底你是第二个我,还是我是第二个你?”

我猛地睁开眼睛。
我试图回想我的一切。
我叫奥利弗·柯克兰,23岁,W大学灵异研究社的副社长,本周五之前要给社长上交一篇第二人格测试结果。
我的第二人格叫亚瑟·柯克兰。
我打开门,看见邻居正在收拾走廊里的杂物,其中有一把铡刀。
新的一天,开始了。

End

两只猫

by熠加

·aph同人文
·常异色耀朝
·ABO
 
01
被逼婚的Omega不在少数,而王黯作为一个经常参加亲友婚礼的Alpha见过很多特立独行的Omega:有大喊大叫的,有痛骂未婚夫的,甚至有炸了毛直接砸烂戒指的。
直到他遇见那个叫奥利弗的疯子。

02
“停!”王黯在那把水果刀扎进自己可怜的脑袋前大吼一声,吓跑了屋外的麻雀。
“嗯?”粉毛的小绅士笑着看着他。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会碰你,我们的婚事完全是那群老古董的一意孤行!”
“噢。”
刀子毫不留情地钉在王黯脑袋边的墙上。
“你以为你把头发剪了奥利就认不出你了?”

03
“你个禽兽到底把亚瑟怎么了?!”奥利弗掐着王黯的脖子把他怼在身下。
“我再说一遍老子不认识什么亚瑟!!”王黯翻了个身把奥利弗摁在地上。
然后门口传来一个很合时宜的声音:“亚蒂有点不舒服,我们俩来迟了,没赶上婚礼……你们俩还好吗?”

04
王黯这才想起来自己表哥王耀的Omega确实是叫什么亚瑟来着。
然后他意识到亚瑟就是在婚礼上砸了戒指的那个。

05
奥利弗悲哀地看着亚瑟微微隆起的小腹:“几个月了?刚刚那个长毛说你不舒服,既然都有了就好好保护自己……”
“滚,我只是吃太多拉肚子了。”

06
“哥,咱们换妻可好?”王黯看着小奶猫一样可爱的亚瑟,又看看小野猫一样张牙舞爪的奥利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不换阿鲁。”

07
“你居然想把奥利换掉!!!你说我哪点配不上你了!!!王八蛋王黯王黯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人……唔……”

08
“哟,”第二天早上,亚瑟看着整个人都变的红彤彤的奥利弗,恶劣地微笑着拿过奥利弗面前的红茶,“红茶对宝宝不好哦。”
“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