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XD

黑塔利亚,第五人格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高三狗一只。

蓝丝带

by熠加

·aph同人文
·岛设英伦家族

01
我是被急促的叩门声敲醒的。
现在是几月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这一觉真是睡了好久,从不列颠持续不断的那场空战所弥漫的硝烟,直到现在鼻尖能嗅到淡淡的花香。
花香?是玫瑰花吗?我打开门。我不记得我种过玫瑰,那种漂亮但是带刺的小家伙,就像――
“亚蒂。”我看清了来人,打了个招呼,“有事吗?”
他似是抱歉地看了我一眼,但那种礼貌很快就被焦虑所取代。我把门开大了一些,示意他可以进屋坐下说。
我优雅地转身进屋,很快就掸掉了屋子里蒙的一层灰――在亚蒂面前没有什么见外的――并沏了一壶不算特别上乘的红茶摆上小圆桌。
“好了,你可以说了。”我在他对面坐下。
或许是屋子里烟有点大,亚瑟轻咳了一下:“他要独立。”
“谁?”我斟茶的手一顿,茶汤溅到小桌子上滚成褐色剔透的的小水珠,“你说帕蒂?”
“是苏格兰,爱尔兰在1922年就独立了,真遗憾他到现在都没被饿死。”
我那因几年或许是大半个世纪的漫长睡眠而有些迟钝的大脑努力地回想苏格兰是谁,最后眨眨眼无辜地开口:“是威尔吗?”
亚瑟的脸更僵了,我觉得他周身都在冒不祥的气息:“索菲,我觉得你再这么睡下去迟早连我也得忘了。”
“随你怎么想吧,但是斯科蒂为什么要闹独立?”我想了一下亚瑟是不是威尔士,但没有说出口,而是聪明地切回重点。
“那我真不知道他到底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那个笨蛋迟早有一天也会把威尔士撩拨的要独立!”
看着濒临炸毛的英格兰小绅士,我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将把亚瑟误认为威尔士的事说出口。
或许睡久了真的会变傻吧。我这么想着,随手从裙子的蝴蝶结上扯下一截绣着我名字"Sophie"的蓝丝带。
“手给我,我来给你占卜吧。”

02
我抬起头,对上一双水汪汪的墨绿色的眼瞳。
我叹了口气。“威尔,你知道吗,身为哥哥的责任?”
“保护好自己的弟弟……可是我把他弄丢了……”面前的孩子用手指绞着衣角,眼圈红红的。
“不只有这个啊。”我蹲下来,揉揉他的头。我非常喜欢那一头稍长的黑发,又软又滑,就像衣服上细腻的绸子。
“既然是哥哥,就不能在遇到困难时哭鼻子,平时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没准斯科蒂只是回爱/丁/堡和他的子民们吃个晚饭呢?”
吃个晚饭。我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种破理由连我自己都不信。
“总之你别哭啊,呐,我给你占卜一下好了!”我看着他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慌了神,低头从裙子的蝴蝶结上扯下一截绣着"Sophie"的蓝丝带,“喏,这是一段有魔力的丝带,如果你用力拉着它的两端而它不断的话,就证明斯科蒂不会随随便便就离开你。”
威廉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狠狠地扯着丝带,力道之大吓得我差点心脏骤停。
谢天谢地丝带没有断。
我把蓝丝带重新系在衣服上,拍拍他的头――老天他的长发真是太舒服了――说:“不用担心了,斯科蒂会回来的。”
然而只有上帝知道我是怎样在威廉回家后找到在一个树洞里睡着的斯科特并躲着威廉把他顺着二楼窗户扔到床上的。
蓝丝带没有断并不是因为魔法,而是因为它的质量太好了。

03
再次见到斯科特时他正领着帕特里克在三叶草丛里找四叶草,不得不说这真是靠运气的游戏。
“哟,索菲,你胖了。”斯科特显然长大了不少,从那个被我拎回家的小屁孩变成了差不多和我一样高的少年,只是说话还是那么直率,“一起来玩吗?”
我摇摇头坐在一边:“你们玩好了。”
斯科特耸耸肩,他可真是一点都不像性格温和的威廉,起码威廉不会当着我的面说我胖了。他弯下身子继续带着比他矮一个头的男孩找四叶草,极具特色的苏/格/兰裙在他身后投下一抹阴影。
我并不喜欢偷窥别人苏格兰裙下的风光,更何况这只是一个一点也不成熟的小鬼。天气很好,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云,温暖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脸上。我半眯起眼睛,心里生出一丝倦意。
在睡着前我看见红头发的少年擦着汗把一朵一片叶子有一个小缺口的四叶草戴在了弟弟的头上。
也许这就是爱尔兰国花的由来吧。

04
我总能在树洞里发现斯科特,或许我应该考虑把他介绍给树精认识一下。树精是个可爱的姑娘,她总穿着一条绿色的裙子躲在最高的树洞里编花环。
“嘿,索菲,你看我发现了什么!”他很高兴地叫住了我。
“你不会是发现了树精……哦一个小婴儿!”
“又小又弱,和兔子一样。”斯科特戳着小家伙的脸,我赶紧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那个就快被戳哭的孩子,与他祖母绿的眸子对视,那么清澈的眼神,就像水分最饱满的叶子,绿的透明。
“他叫什么?”
“你是他哥哥当然要你起名了。”
“新苏格兰?”
“……还是英格兰吧。”
“好吧,但他总要姓柯克兰吧?A开头怎么样?艾伦?亚瑟?”
“亚瑟,亚蒂。”我轻轻地念着。
斯科特似乎很愉快地吹了声口哨,然后从我怀里抢过那个孩子。
我拍拍他的肩:“你可别把他弄哭了。”
“怎么会,索菲,你觉得他长大以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抬起手替他拢了拢头发:“一个温柔可爱的弟弟。”
斯科特带着小小的亚瑟离开后,我被一只花环砸到了头,略带不满地仰起脸,却看见树精躲在高高的树洞中冲我友好地笑。
我也笑了,大声打着招呼:“嗨伙计,你觉得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怎么样?”
“还不错哦。不过索菲,你应该先把我的花环还给我。”
我捡起花环,使出最大的力气砸了回去。

05
现在我每次去柯克兰家拜访,都能看见这样一幕:威廉在准备鲜牛奶,帕特里克一朵一朵往一块桌布上绣四叶草,斯科特非常耐心地伏在餐桌上教亚瑟拼字。
“你们还真忙啊。”我打趣道。威廉摇晃着奶瓶走出来:“我们不来照顾亚蒂,还有谁会帮他呢?”
“好吧,那么斯科蒂――亚蒂会拼字了吗?”我把给他们烤的蛋糕放在桌上,站在一旁。
“当然,这家伙学会拼自己名字可比帕特里克小时候少用了整整一周。”
“这什么话啊,Patrick本来就比Arthur多一个字母!”
“好了你们,他该喝奶了。”
“你会撑到他的!”帕特里克收好针线把桌布铺在桌子上,不过他的四叶草绣的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我抱起亚瑟:“好孩子,叫我的名字,S-O-P-H-I-E,Sophie。”
"S-O...S-C-O-T-T,Scott."
威廉和帕特里克一起瞪了斯科特一眼:“亚蒂不止有你一个哥哥。”
我装作意味深长地笑着看看红头发的家伙:“嘛,偏心是不行的哦。”

06
我几乎每次长眠醒来后都要去拜访这四兄弟,但是有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亚瑟渐渐长大,从“又小又弱”变成不再需要哥哥们保护的大人,但我觉得那三个大孩子并不为此感到欣慰,反而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漠然。
我并没有太在意,阖起眼睛再次坠入梦乡。
我以为这不过是兄弟之间小小的不和,很快就会好起来。
可醒来后亚瑟的性格变得更加刻薄还死不认输;威廉还是那么温和但这也显现出他的懦弱;帕特里克很少回家,一回家就要和亚瑟爆发无休止的争吵;斯科特也越来越焦躁,不管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有时我就在想,在我睡着的时候都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这一定是个梦吧。于是我在不列颠空战的炮火声中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这只是一场噩梦吧,梦醒就好了吧。
而现在――我收回思绪,有点发怔地盯着目前绅士的祖母绿的眼睛,我的手里还拿着蓝丝带。
“亚蒂,很高兴丝带没有断,这意味着,斯科蒂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我故作轻松地笑着,起身把仍带有一丝顾虑的亚瑟送出大门。我嗅到他身上玫瑰花的清香,浅浅地叹了口气。
玫瑰的刺,并不是用来伤人的。

07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有杀了亚瑟·柯克兰。”
在酒吧的灯光中,帕特里克一边玩着一朵一片叶子有点残缺的四叶草标本,一边不顾我的错愕淡淡地说,“索菲,你知道那个小混蛋把大哥和二哥伤成什么样吗?你不知道。”
我无言地轻轻拨弄袖口的白色花边。是的,我睡了太久了,没资格插手斯科特独立这件事。
“一场战争必定会引起性格的改变,不管是和法国也好美国也罢,或是与西班牙的海战,每经历一场战争,亚瑟就变得更陌生一分。
“做哥哥的当然希望弟弟不会被外人欺负,但是索菲,他和小时候不一样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把我们三位哥哥当成了敌人,他分不清谁在乎他。”
我端起酒杯,泯了一口泡沫。
“帕蒂,你真的不要回去劝劝斯科蒂吗?”
“当然不会,亚瑟·柯克兰从我身边带走诺斯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他早晚会众叛亲离。”
“难以置信你居然这么说自己的亲弟弟。”
“我和他的想法如出一辙。”
我抱着复杂的心情看向身旁的威廉,接着叹了口气:“希望你不要忘记身为大哥的责任,威尔。”
威廉还是那么温和地笑着,低下头去看我裙子上的蓝色蝴蝶结:“当然。”

08
我推开柯克兰家的大门,屋子里黑暗但我没有开灯。我凭记忆摸索着,拉开餐厅的门。
餐厅里有另一扇门连着后院,我敢肯定亚瑟此刻就在后院那棵树下发呆。他小时候就这么做过。
不知道树精有没有也往他头上扔一只花环?
我走进餐厅,一切都笼上一层黯淡的雾。我本来想点蜡烛,但我还是选择了现代化的电灯。
别以为我一觉醒来就跟不上时代的变迁了。
一切都在变,然而我们总要学着去适应的,不是吗?
我看见那把熟悉的餐椅,尽管过了好几百年甚至一千年,但除了磨损更厉害外依旧有着曾经的奢华。接着是那个长餐桌,桌上还是那块绣着糟糕的四叶草的桌布,尽管磨了个小洞出来但也没有换。
我仿佛看见准备鲜牛奶的威廉,帕特里克拿着针线坐在桌边绣四叶草,而斯科特坐在那把餐椅上教亚瑟拼字。
"A-R-T-H-U-R,Arthur."
"S-O...S-C-O-T-T,Scott."
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像胶片一样影射在我眼前,记忆像洪水一样要把我溺死。
我想微笑,但却觉得眼前蒙了一层雾,像被别人掐住脖子一样的窒息感源源不断地袭来。
我逃也似地猛然拉开另一扇门。
我看见一点点坠入远山的太阳给草地镀了一层温暖的光,亚瑟和以前一样靠在树下,只不过睡着了。睡着的他和小时候那么相似,就像……一个温柔可爱的弟弟。
他的身边放了一只花环。
我抬起头,对上树精友善的眼睛。
我走过去,弯下腰。
我扯下那条并没有什么魔力的蓝丝带系在他的衣领上。
“相信我,这条蓝丝带会把你们兄弟几个紧紧相连。
“我恳切地希望,它没有断是因为它真的有魔力,并不是因为它的质量超赞。”
我看着太阳,它在完全落山前,把最后一抹余晖洒向世界。伦敦的电灯就像接到天黑的信号一般,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
然而不管周围是怎样的黑暗,抑或是明亮,我都只能看见那条蓝丝带随着晚风轻轻地飘扬,上面绣着那几个再熟悉不过的字母。
Sophie.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