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XD

黑塔利亚,第五人格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高三狗一只。

Spirit

by熠加

·aph同人文
·扑克耀朝
·微量扑克仏英

01
从前,在一个XX街的XX号,住着一个魔法师亚瑟·柯克兰。
他的左手边是一个死了几百年的鬼魂老王,右手边是一个雌雄莫辨的妖精弗朗。
亚瑟在后院种了一棵树,但是没人知道为啥这树结的果实是怀表。哎,魔法师嘛,那种奇葩的玩意儿种出什么也不算稀奇。弗朗怂恿老王去摘了一个,结果人咬完一口呸呸呸吐了弗朗一脸。
亚瑟提着水壶走过来,见此立刻黑了脸。
“你俩他妈的在干吗?”

02
“小亚瑟明天早上一定想吃水果沙拉。”
“屁,明明是灌汤包阿鲁。”

03
鬼魂老王全名王耀,他死了太久了,所以忘掉很多事。忘掉自己是怎么死的,忘掉自己生前都做了什么,还总有一种忘掉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而妖精弗朗全名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也不是善茬。他说他隐约记得自己生前是一位很有权势的贵族。
王耀给他翻了个白眼。

04
他们住的这条街在机场附近,住户除了他们仨就基本是为晚上下飞机的人开的宾馆,所以周围设施也不算太破。王耀难得收起尾巴变回人样,从弗朗家扒来几件衣服就出去了。
大早上的发什么神经啊。被抢了衣服的人咬着手帕瞪他。
去买做灌汤包的食材啊。街角有24小时营业的商店。
你不会自己变一套衣服出来吗!!!
啊。某鬼魂一拍脑袋。活太久,忘了。

05
打开门的时候亚瑟像见了鬼一样,不,就是见了鬼地看着拎着一堆方便袋的隔壁老王。
“你这衣服,挺有个性啊。”

06
王耀的衣服说奇怪很奇怪,说好看也很好看。
白色的衬,紫色的……裙子?头上还有一顶插着羽毛的小帽子。
配上马尾辫就是一姑娘好吗。

07
弗朗很不服。因为亚瑟嘴很刁,吃惯了灌汤包以后别的什么都不碰一下。
而且只吃王耀亲手做的。
直到有一天弗朗透过窗户看见他们俩一起出门,而亚瑟穿的同样是紫色的衣服,还有小小的礼帽。
看起来很熟悉,而且也很可爱。
哥哥我不甘心啊??????
亚瑟睡了,闭嘴阿鲁。

08
有一天出事儿了。
那天早上王耀把红茶递给依旧睡眼朦胧的亚瑟时,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殿下,如果不快点,陛下又要催了。
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一个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另一个只是盯着手里还在冒热气的红茶发呆。
结果当天亚瑟就消失了。
鬼魂和妖精都慌了神。
谁都找不到他,就好像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09
他们俩住的这条街在机场附近,所以有的人呢,是永久居民,而有的只是过客。
亚瑟属于后者。
院子里的怀表树年复一年地长啊长,渐渐地充满了整个院子。风吹日晒雨淋,一地精巧的怀表生了一层诡异难看的锈。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这一带因为传闻闹鬼而荒废,街角的24小时营业商店倒闭了,甚至机场也因为几次灵异的坠机而迁走。
没关系,鬼魂不需要吃灌汤包,妖精也不用细细考虑如何做出更美味的沙拉。
因为住在他们俩中间不会做饭的人已经不在了。

10
“你说,我们这样的存在,最后会老死吗?”王耀坐在弗朗西斯的椅子上问他。
“也许会,也许不。”
“我们忘了太多了阿鲁。”

11
“……你们两个醒醒啊!!!”
本以为自己正在奔赴死亡的两个人,没错,两个人,被活生生打醒。
穿着紫色礼服的小王后气的脸颊微红。
“你们俩!在大鬼殿下召开四国会议时睡着是很失礼的行为!”

12
一切不幸都结束了。
如果不算方块K,可怜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被自家王后和骑士数落的话。

13
破旧的门被推开。
“这两个家伙……”来者叹了口气,指尖抚上桌边蒙尘的一小截蜡烛。
“还在笑,大概是做了个好梦吧。”
火苗窜起来,点燃了桌子。
“那,晚安。”

14
“这世界上一切鬼怪的恐怖传说,不过是在一个世界里死去的人,以奇怪的形态在另一个世界游荡罢了。”
“耀,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会穿过一个世界的存在呢?”
“大概是心里有放不下的人吧。”
“骑士。”
“嗯?”

15
“明天早上吃灌汤包吧。”

End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