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XD

黑塔利亚,第五人格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高三狗一只。

高二(3)班

by熠加

·aph同人文
·耀朝
·政治老师耀x英语老师英

三班是文科重点班。
按照常人的标准,文科重点班里应该是戴着圆框眼镜、梳着柔顺马尾的甜美女孩子,可这一届文科班偏偏不走寻常路:班长是个腐女,学委是个基佬。
其余人可想而知。

三班的班主任是王耀,一个年轻有为的政治老师,第一届带学生就出了一个清华一个北大,轰动全市。王耀幽默风趣的性格和对学生的爱护也使他成为全校学生(无论男女)的男神,连刚入学的高一新生也满脸痴汉到处打听:“嘿,你知道那个政治老师吗?”
几个月前,三班的英语老师因为身体不好辞职,学校重视王耀带的班级,特意把英国来的外教安排给三班做英语老师。
开学第一天有英语晨读,课代表组织得格外认真,同学们读得非常起劲,眼睛却都偷偷瞄着门口。大约十五分钟后王耀推开门,新来的英语老师拘谨地跟在他身后,脸颊微红。
王耀一个眼刀把学生们的尖叫剪断:“嚎什么嚎,把你们柯克兰老师吓跑了,我看谁来教你们这群二百五的玩意儿。”
全班憋笑。
英国人跟同学们打招呼,中文说得很流利:“我叫亚瑟·柯克兰,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英语老师。Nice to meet you.”
看着满脸兴奋争先恐后抢答“Nice to meet you,too”的学生们,王耀忘了告诉他们别吵、校长正在外面检查,他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

这人英腔真他妈苏。

亚瑟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英语课离不开中文的讲解,亚瑟中文虽好,但终究是个英国人,偶尔会有翻译错误。王耀曾经调侃亚瑟:“别的英语老师讲错了是因为不懂英文,你讲错了是不懂汉语啊――”
当着学生的面,亚瑟有些不知所措:“我会努力的。”
下面有胆子大的学生起哄:“王老师讲课最溜,可以给柯克兰老师洗脑!”
“闭嘴吧小兔崽子,”王耀一个粉笔头砸过去,“好好把单词给我背了,二百五的玩意儿。”

王耀是年级主任之一,有单独的办公室,为了方便,亚瑟被安排和王耀一间。王耀坐在电脑后做课件,做到一半伸个懒腰想歇会儿,却无意中看见坐在对桌的亚瑟正专注地低头批改作文。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见那双勾人的绿眸上方轻轻颤动的睫毛。
王耀强行把自己粘在亚瑟脸上的目光移开。
他决定去洗手间平复一下突然汹涌的心情。

为了提高中文水平,亚瑟在英语课代表王嘉龙的怂恿下居然真的每天早上都去听王耀讲政治。有一次王耀讲题学生没听懂,他翻个白眼转过身边写板书边骂:“你们这群二百五的玩意儿连这都听不懂还在文科重点班混啥。”
这个时候亚瑟·脑子短路·柯克兰来了一句:“其实我也没听懂。”
我们可亲可敬的王老师回眸一笑,目光异常温柔:“好好听着,小笨蛋。”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副班长称,柯克兰老师当时脸就红透了。

若干年后王嘉龙承认他鼓励亚瑟去听政治课的原因是他大哥用零花钱威胁他帮自己勾搭亚瑟。
没错王耀是王嘉龙的大哥。

前面也说了,这届文科班,班长是腐女,学委是基佬,其余人我不说你也知道。在学生中间兴起“王耀x亚瑟”的cp,简称耀朝。而那些王耀的小迷妹除了日常吸王耀之外,现在又到处打听:“你知道柯克兰老师吗?”

王耀很帅气,亚瑟也相当好看,两个人往一起一站不仅养眼,还是极好的本子素材:一个白衬衫牛仔裤黑发低马尾,一个西装马甲金发绿眸。

真般配啊。王耀感叹着,在电脑后偷看自己没收来的耀朝R18本子,眼里闪着诡异的光。亚瑟没注意对方眼里诡异的光,关掉台灯看了眼表,发现才九点钟的时候说我撑不住先睡一会儿放学了你叫我,然后披着西装外套躺在办公室沙发上睡着了。王耀的办公室比较僻静,除了亚瑟渐渐平稳的呼吸外,就只有夜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响。

岁月静好。

入秋后天凉,睡得迷迷糊糊的亚瑟不自觉地往沙发里蹭,缩成一团。王·暖男·耀立刻把自己的外套给亚瑟盖上,还忍不住偷偷在人脸上捏了一把。

第二天,政治课上了英语。
“你们王老师去医院挂吊瓶了……换季容易感冒同学们注意保暖。”
他叹了口气,翻开书。

其实敏感的英国人早就知道王耀对自己的小心思,毕竟没有没有多少关系正常的同事会每天特意给你准备午饭,你咳嗽一声对方都会心疼半天。
刚重要的是,他看见了王耀教案底下压着的耀朝本子。

月考后,亚瑟因为英语组开会没法亲自公布答案,只好叫王嘉龙拿他的笔记本电脑给同学们念一遍。王嘉龙站在前面鼓捣一会儿后遗憾地表示自己没找到那个文档,就在全班同学唉声叹气之际,王耀潇洒地拎过笔电,点了几下就翻出文档。在看见学生们一脸“你怎么这么熟练”的滑稽脸后解释道:“柯克兰老师喜欢把文档按时间顺序排列,刚刚课代表是按字母顺序找的。第一题填morning。”
王嘉龙嘴角抽搐一下:“我记得你从小到大英语就没及过格。”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第二题fell in love。”

同学们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默默吃下这一碗狗粮。有细心的同学发现,柯克兰老师的中文也是进步神速,中文授课再也没出过差错。讲考卷的时候有个学生上课睡觉被亚瑟叫起来翻译句子,也许是还没睡醒,该生张口就是“有一天早上你和王老师坠入爱河”。
一向温和有礼的绅士在同学面前炸了毛。
“谁、谁会和他坠入爱河啊!那个二百五的玩意儿!”

看看,连骂人的方式都被王耀同化了。

同学们纷纷捂住眼睛。

月考后同学们都有些放松,晚自习又不务正业开起车,数量之多行为之猖狂以致于王耀不止一次在一摞政治作业里发现不小心误入的H文或小黄图。也许是受到启发,某天政治课后王耀像个地痞流氓一样壁咚了刚起身想走的亚瑟,在全班无声的尖叫中玩味地打量着一脸震惊的英国人,嘴角含笑:“蹭了这么多节政治课,柯克兰老师要拿什么报答我呢?”
亚瑟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绯红。他慌张地看着地面低声说:“学生们都在看呢。”
“都给我转过去,”王耀回过头,扫了一眼兴奋到即将原地爆炸的学生们,“把你们柯克兰老师吓着了我拿你们是问。”

其实王耀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亚瑟是傲娇脾气,他不知道亚瑟是不是也喜欢自己、自己的调戏会不会招来对方的厌恶。期中考试后亚瑟忙着阅卷没时间给学生对题,王耀因为考前疯狂加课嗓子讲到哑说话困难所以直接把亚瑟的笔电连到班级白板上投影让学生自己看。

全班同学盯着白板,目光微妙。王耀以为是投影不清楚,就叫王嘉龙给大家读。
“你确定要念出来?”
“废话那么多,我让你念你就念。”
“好吧,你自己说的,”王嘉龙清清嗓子,“Dear Yao,I fell in love with you...”
“停停停!你念的什么玩意儿!”王耀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在看清白板上的“答案”后果断拔了投影仪电源。
“我找你们柯克兰老师有点事,晚课政治上自习!”

第二天,英语课上了政治。
“你们柯克兰老师身体不舒服,行了别那种表情看着我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样现在都给我低头看书,一群二百五的玩意儿。”过了一会儿,他又傻笑着开口,浑身上下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你们觉得亚瑟·柯克兰嫁给我怎么样?”
“……他会变成亚瑟·王。”
王耀把整盒粉笔扔了过去。

元旦后,同学们收到了两位老师的喜糖。英语晨读时王耀拉住亚瑟笑着说,柯克兰老师,我想跟你好好学学英语,不然下次你喊停我也听不懂。
亚瑟阴沉着脸把手上的书拍到王耀脸上。
“我可去您的吧。”

不过寒假回来后同学们还是发现王老师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也难怪,毕竟是英语老师嘴对嘴教的嘛。

End

评论(1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