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

黑塔利亚,第五人格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彩虹是甜的

by熠加

·aph同人文
·双英
·英国和黑桃Q

我是一个国家,但我爱上一个人,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我。
跟我相比他就是一个孩子。四国宴会上他不知被谁灌了几杯葡萄酒,红着脸傻笑着扒住我说,呐英国,你知道吗,彩虹是甜的。

当然,如果第二天早上他没有在醒酒后哭丧着脸责备自己失态就更完美了。

他是一个魔法师,一个有着近战的心的魔法师。国庆节致辞时他遭遇暗箭,结果站在走廊里我都能听见细细的迎春木劈下去带起的尖锐风声。
然后我听见骑士长小声的埋怨:“魔法棒不是这么用的。”
“Well……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顺手。”

无论是国王还是骑士长,都已经放弃和他争论,而我对此依旧兴致勃勃。什么?甜司康还是咸司康?这个问题已经过时了。现在我们争论的话题是我们所讲的――明明是同样的语言――究竟是英语还是黑桃语。我坚决认为是英语,而他坚决认为是黑桃语。他那嘲讽的神态和我如出一辙,就连那份惹人恼火的高傲都恰到好处。
哦,去他妈的,我想打人。

他不愿孤独,却又渴望安静,除了King和Jack外,他谁也不乐意多看一眼。他厌恶那群人的愚蠢和自以为是,厌恶他们的嘲讽和流言蜚语,他憎恨这个世界,又如此热爱这个世界。他是一位尽职尽责的王后,可与我相比,他还只是个年轻的孩子。

年轻的孩子,我想温柔地抚摸一下他的脸,轻轻在他耳边说该起床了亲爱的。然而实际是我恶劣地扯着他的耳朵喊:“起床啦!!!骑士长把厨房炸啦!!!”

嗯……我被打了。看来今早得好好哄他,给不高兴的小王后顺顺毛。

把纱巾从身后绕一下,然后在领口处打一个蝴蝶结,大功告成。我帮他整理衣服,忍不住问:“穿这么多不热吗?”
“你说呢?”令人不舒服的腔调,还带着不友好的起床气。

还是睡着的时候可爱。

“今天中午要不要补一觉?”
“屁。”他已经开始骂人了,“今天中午摄政王要来,操。”

“……好吧,但是中午要记得吃饭。”
他心情不好,胃口就不好。真是个笨蛋。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细细腻腻的,在午后的沙漏里流淌。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他睡着了,我就坐在他的床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弄他的头发。他会穿米色的睡衣,纽扣上纹着金色的黑桃,意外的很适合他。
他忙的时候,我会趁他精疲力尽入睡后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垂眸翻开几份文件,但很遗憾,君主立宪制和他所拥有的、独属于扑克世界的君权神授截然不同。
所以说,他啊,不是另一个我。
他是独一无二的彩虹。

我能见到他纯粹是个巧合。而巧合都是脆弱的,一旦哪个环节出现一丝偏差,我们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相拥而眠。我的本意是去寻找我的年前,在绵绵不断的雨中,我急需寻找一些日记里已经褪色的晴天。

谢天谢地,我遇见了他。不争不抢,不在意荣辱,不在意恶意中伤。下雨又何妨,没有太阳又能怎样,他照样待在自己喜欢的书房里处理政事。闲暇之余,他抬起头,对我笑笑。

你看,彩虹真的是甜的。

End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