熠加

一个还在成长的文手XD

黑塔利亚,第五人格

熠加的熠是熠熠生辉的熠,不是褶子的褶。

高三狗一只。

十二月

by熠加

·aph同人文
·扑克米英
·剧情很雷很黑暗,慎入

我们的黑桃国失去它的王后已经十年了。那时黑桃国刚解放不久,被革除职位的旧贵族怀恨在心;他性格单纯善良,遭到暗算。
在柯克兰殿下去世的第十年,黑桃J突然找到我。我是一个三流演员,当他推开我家那扇破门时,我正在为明天的面包发愁。

我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就是答应他假扮已故柯克兰殿下,去陪伴思念爱人到几乎发疯的国王。那位年轻有为的国王陛下啊,一直坚信王后没有死,每年的国庆――也就是他和王后一起解放全黑桃国的日子――黑桃十三人都在看台上向百姓致辞,因为国王陛下的坚持,黑桃Q的位置始终是留着的,一留就是十年。
国王陛下的痴情感动了许多文人墨客,他们歌颂他们对黑桃国的贡献和那忧伤的爱情,其中最杰出的作品是一部叫做《十二月》的剧本。我很喜欢这部剧,但总觉得那些博得满堂喝彩的著名演员演不出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意与复杂的痛苦。有一次王城大剧院邀请师父扮演柯克兰殿下,可他从不出演这剧,于是他推荐了我。我是个糟糕的弟子,而且据说当天黑桃J在剧院看戏。我惶恐地站在舞台上,在寒冬十二月的大雪里突然忘了台词。
从此我就被打入三流演员之列。

而现在,黑发的骑士长看着我,我紧张地咬住嘴唇。
“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不过教我演技的师父叫我十二。”
他侧过脸,虽然很轻,但我还是听见他在叹息。
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十二月》。当初师父就是根据《十二月》给我取的名。师父心脏病突发已经去世快三个月了。他是黑桃国最优秀的演员之一,曾经住在王宫里,只有我一个不成器的弟子。
黑桃J嘱咐我一些扮演的细节后离开了。我坐在昏暗的煤油灯旁,对着他留下的蓝紫色礼服和银怀表发呆。

“十二月,四季如春的斯佩德加城,寒风凛冽,漫天飘雪。”

我拿着茶点,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国王陛下办公室的门。他猛地抬起头,正准备责骂,却突然像被电流击中一样,愣愣地看着我。
我只是个三流演员,黑桃J能找到我是因为我与已故柯克兰殿下九分相似的容颜。我尽量放轻松,把托盘放在办公桌上,舌头有点打结:“阿尔弗雷德……”
他还是那样愣愣地看着我。他的目光越来越柔软,像个无助的孩子,用很委屈的声调说:“你终于回来了……”
我原本紧绷的心,融化得一塌糊涂。

我睁开眼,已是第二天中午。国王陛下不知为何躺在我身边,天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看。藏蓝的窗帘微微相错,阳光肆意从那道小缝闯进屋来。时间宛如凝固,我刹那间觉得自己置身于一幅不鲜艳的、沉睡着的静物画。
国王陛下揉了揉我的头发落下一吻,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亚蒂不打算吻回来吗?”

我想我大概是脸红了。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

我没有被安排工作,在国王陛下办公的时候我去了藏书阁。知道我身份的女仆正在台阶旁打扫卫生,她们对我毫不客气,以“藏书阁只有黑桃十三人才能进入”为由把我拦在门外,场面很尴尬。

毕竟我只是一个三流演员。

在王宫的日子尽管衣食无忧,却很无趣。我整天待在王后的卧室里,哪儿都去不了,哪儿都不能去。除了国王陛下外大家都知道,我只是个叫“十二”的三流演员。这件事甚至传到宫外,首先表达不满的又是那批文人墨客,他们有的用辛辣的文字讽刺我玷污国王与王后之间高贵的爱情,有的埋怨国王“神志不清”,也有的同情国王被演员蒙蔽,甚至有人说黑桃J是想利用我篡权。这些不堪入耳的话黑桃J从不加阻拦,可我能从他平静的表情看出来,他在愤怒,也在无奈。有时候我也会诧异,为什么他总是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我却能轻而易举读出他的心情,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一个世纪。
柯克兰殿下是大约一百年前做的黑桃Q,十三人的生命很长,他一直是二十三岁的模样。他是一朵盛放的玫瑰,凋零在十年前的十二月。从没有冬天的斯佩德加城因为他的死,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大雪里,旧贵族的宅邸被一把火烧净;雪后,空气清新,天空澄撤。
陪伴我的只有阿尔弗雷德,对我好的也只有阿尔弗雷德。在我无聊地凝望窗外的景色时他会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我拥进怀里。他咬着我的耳尖说着恋人间的情话,尽管知道那些话不是说给我的,可我还是会脸颊发烫。我开始喜欢上他的拥抱,喜欢上每天早晨睁开眼他都在身边,喜欢他身上淡淡的肥皂的味道,那很幸福,也很安心。

是的,每天早晨睁开眼,我都会看见他在我身旁,有时他醒了,有时他还在熟睡。阿尔弗雷德加冕时只有十九岁,他的脸庞还有些孩子样的柔和,不过也少不了王者的坚毅。我看得出神,竟然抬手抚上他的脸庞,等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猛地缩回手,心跳剧烈地加快。

别不识好歹了。我在心里说,你只是个三流演员。

就这样,我在王宫里住了快三个月。十一月初,四国会议在方片国边境著名的无主封地德尔加举行,王耀,也就是黑桃J,本不愿让我出席,可阿尔弗雷德坚持让我陪他。
于是我还是去了。
方片K似乎对我很感兴趣,他微笑着握住我的手,说:“好久不见,小亚瑟,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其实死对你来讲反而是解脱不是吗?”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方片K和已故黑桃Q关系很不好人尽皆知,但我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阿尔弗雷德皱着眉把我拉到身后,王耀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但却带着化不开的悲哀。
波诺弗瓦陛下戏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他走到我身边,执起我的手落下一吻。
“小亚瑟,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演员。”

德尔加封地的建筑式样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我躺在床上,群青色的夜晚笼罩着我,窗外有蛐蛐儿在鸣叫。
我做了一个支离破碎的梦。梦里的我穿着方片国伯爵式样的礼服,坐在德尔加封地的花园里,身旁是盛开的郁金香。
画面一转,我又出现在黑桃国王城的人群里,衣衫褴褛,被疾驰而过的马车撞伤。还没等我搞明白状况,眼前忽然出现刚刚波诺弗瓦陛下招待大家的那张餐桌,一个蓝紫色的身影被餐刀压制在桌上,他们似乎在争吵。
我听不清完整的句子,只有一些字眼被我模模糊糊地捕捉:黑桃国、解放、棋子、背叛、放弃、德尔加、假戏真做、毁掉……
我的头嗡嗡作响。

从德尔加回来后,每天晚上我都被同样的噩梦纠缠。我消瘦得厉害,阿尔弗雷德陪伴我的时间越来越长,对我更加无微不至。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可他爱的那个人叫亚瑟·柯克兰,而不是一个被称作“十二”的三流演员。终于在十二月初我找到王耀,告诉他我不想再干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不过因为暂时没有别的演员来接替,所以我得等他找到新的演员后再走。不过他向我保证,最迟不过明年一月中旬。

在王宫的最后一个月我觉得非常轻松,王耀为表示感谢允许我进入藏书阁。藏书阁是圆筒状的,有几扇窗户透光,这样白天就不必点蜡烛。铺着红地毯的楼梯旋转而上,楼梯左边是整面墙的书柜,右边挂着这一代黑桃十三人的画像。我无意地数着画像,欣赏画师的高超画技,但在数到第十二幅的时候僵在原地。

Q是十三人里的第十二个。

我记起有一天下午,我和王耀一起喝茶,他对我说,你真的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三流演员吗?
我笑了,说,怎么,难道我演得太像,你把我当成真正的柯克兰殿下了?如果真的演得那么像,那我可就不再是平凡的三流演员,恐怕你得到一流演员的队伍里找我了。

眼泪莫名其妙顺着脸颊滑落,溅到红色的地毯上。
不,并不莫名其妙。
不,就是莫名其妙,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我知道。

我们的王后,他不单纯,也不善良。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跌坐在楼梯上。
就是这样一个叫人发疯的时刻,我却想着阿尔弗雷德。我从未如此想念他。我想见他、想吻他、想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再也不松手,我想用颤抖的声音告诉他,我回来了,阿尔,你的亚蒂回来了。

但是我不能。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三流演员,我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黑桃Q。我骗弗朗西斯,骗王耀,骗阿尔弗雷德,骗自己。
我对自己说,你不是亚瑟·柯克兰,你只是一个失忆的三流演员。

头疼,心脏撕扯着胸腔疼,真相冲破禁锢在体内刀子般翻搅,死反而是一种解脱。

我把头埋在膝盖上很久很久,天黑了,黑漆漆的,一点儿光亮也没有。然而就在我的面前传来一阵杂乱的声响,我抬起头,一张惨白的脸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画里的我走出画框,他穿着蓝紫色的风衣,领口的蝴蝶结一丝不苟;他从画里走出,那么优雅,又那么恐怖。他的眼睛翠绿得像一团火,几乎把我的灵魂燃烧殆尽。
黑暗里,他拾起我手边的银怀表,表链死死勒住我的脖颈。

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我奇怪地想,如果阿尔弗雷德还能再给我一个吻、一个拥抱,或是再喊我一声“亚蒂”,该多好啊。

一切的梦魇都起源于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刚刚加冕为方片K,他找到我,希望我能潜入黑桃王宫,暗杀黑桃K与黑桃Q。黑桃国唯一的王储年纪还小,那些旧贵族又不是省油的灯,方片国想侵占黑桃国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是方片国的德尔加伯爵。
我装作衣衫褴褛的可怜人倒在王宫的马车前,还是个王子的阿尔弗雷德果然选择救我。我成功杀死他的父母,可我发现,我已经不知不觉爱上了他。他加冕为王,封我为后,我爱他,他也爱我。
我是那么愧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阻止下一个悲剧发生。黑桃国的旧贵族制度不仅让百姓苦不堪言,也严重威胁王权,我提出废除旧贵族制度,解放黑桃国。

我骗了弗朗西斯。

大约过了一百年,改革终于成功结束。我偷偷回到方片国告诉弗朗西斯我要放弃德尔加伯爵的封号,作为黑桃国的王后,我不希望与方片国有任何私人往来。我是他派出去的间谍,所以德尔加一百年来表面上一直是“无主封地”,除了我和他外没人知道德尔加曾经属于亚瑟·柯克兰,现在这反而帮了我的忙。
弗朗西斯把我摁在餐桌上,餐刀抵着我的脖颈。他的声音平静异常。
“小亚瑟,你知道背叛的代价吗。”
“爱是无所不能的,弗朗西斯,我不愿意做你阴谋的棋子。”
“你的手上可是有前任黑桃KQ的血,亲爱的,一旦这件事泄露……”
“你是想毁掉我?别忘了,你也跑不了。”
他笑了。
“你还太天真了。”

同年十二月,弗朗西斯把秘密交给那些被革职的旧贵族,但显然他省略了他才是主谋的真相。这件事闹到王耀那里,他相信我是受了弗朗西斯指使,何况我对黑桃国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里。他很理解我,并答应我他会清理掉那些有我把柄的旧贵族;他还答应我,无论如何,不会让阿尔弗雷德知道真相。
阿尔弗雷德,我最深爱的人,他就是我的一切。
我不愿看见他失望的目光。

可王耀低估了旧贵族的能耐,在一次清理中我的马被箭射中,我被甩出去撞到了头。我假装失忆,王耀信以为真,为了安全连夜让王宫中最值得信赖的人带我走。那个人是黑桃国最优秀的演员之一,曾被王耀救助,一直住在王宫里,非常忠诚。王耀对阿尔弗雷德说我因为制度改革遭到旧贵族的报复,已经死了。

我骗了王耀。

那个十二月并不像《十二月》里说的那样,满天飞舞着纯洁的雪。不过艺术就是这样,不需要像史书一样严谨,它很凄美就够了。阿尔弗雷德盛怒下烧光了所有旧贵族的宅邸,把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全部杀死,一个活口都不留。

我骗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我最爱的人,他的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只是在提到我时,他像疯子一样坚信,他的亚蒂还活着。

我是一个三流演员,师父叫我十二。但其实我是方片国的间谍,成为黑桃Q后假装失忆,做了演员,现在又假装想起一切。

真相一直被我锁在心里,我一直都在自导自演一出戏。

我骗了自己,骗了自己十年。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
我爱他。

醒来时我发现我在国王的卧室里。阿尔的卧室里有个小书房,看样子王耀现在正在和他说着什么。
我急切地想见阿尔弗雷德,我痛苦得快要窒息。一个杀了他父母的凶手不配得到他的爱。我想原谅自己,我无法原谅自己。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我要见他――
王耀的声音把我钉在原地。
“我觉得从他失忆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精神失常了,可他一直都在愧疚。”
我无声地笑了。王耀居然还以为我是真的失忆。
等等,“一直都在愧疚”是什么意思?难道阿尔知道……
“还是谢谢你,耀,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他才是杀害我父母的间谍,他现在这幅惨状,恐怕我会心软。”

我爱他,可他对我的爱,是假的。可是,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假的了?他真的不爱我吗?什么东西在流逝,我看见桌上的短刀。

王耀的声音再次响起,带上些疲惫:“他出现了严重的幻觉,差点自己勒死自己,既然你把他逼疯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场闹剧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阿尔弗雷德轻笑一声。

这场闹剧里,没有赢家。方片国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赢了半场,阿尔弗雷德也赢了一半。

为什么世界要这么复杂?生命应该是简简单单的,比如鲜血就应该温热,如同恋人的喃喃低语。

《十二月》end

我的眉毛在颤抖,阿尔弗雷德在我身旁,他早就吓得眼泪糊了满脸。
王耀跟我说,《十二月》被改编成小说了,据说剧情变化特别大,我嘴一欠说,耀,把链接给我呗。

……这尼玛哪是剧情变化大,作者简直脑子里有黑洞啊???

作为主角,我要说,其实这剧本和小说都是虚构多于现实。我是黑桃国人,父亲是黑桃国的商人,我从小在方片国长大,和弗朗西斯是损友。因为家里是经商的,所以我能看见旧贵族制度的一切腐朽与弊端。我和阿尔弗雷德相识是在舞会上,他下马车的时候绊了一下,我恰好路过,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旧贵族制度害死了他的父母,所以加冕后我们决定改革。改革了一百年才获得胜利。
我受伤是因为遭到旧贵族报复,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中箭的是我不是马。至于为什么会提到王宫里的演员呢,因为半死不活的我被王耀弄回王宫时,他刚好在大门口溜达,见此情景赶紧跑去叫御医。

《十二月》的剧本还算真实,小说就完全脱离了现实。虽然与现实大相径庭,只要我愿意完全可以判作者一个诽谤罪,不过作者没有恶意,这个创意很大胆,文章淋漓尽致,也无可厚非。我开玩笑地对阿尔弗雷德说,你会这样对我吗?他看着我,很认真地说,我怎么舍得。

王耀“啧”了一声,嚷嚷着自己又被闪到了。

今天的黑桃国依旧简单和谐。
只是在我关掉电脑起身去拿文件夹时,他们俩看向我的眼神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怜悯和悲哀。

End

评论(5)

热度(72)